普洱茶、绿茶、乌龙茶的诗意境界

“没有英雄的年代,我们总在寻找偶像”。有了普洱茶的生活,虽然也像从前一样平凡,但心灵的世界就不一样的乏味。因为普洱茶,身边聚拢了一批爱茶人,都是从绿茶、乌龙茶到普洱茶一路走来的。茶余饭后,大家免不了把这三种茶比较比较,但说来说去,便越来越认同和欣赏我提出的“三茶三境”的说法——这种说法在今日,其实不止是我们小圈子里,与天南海北的茶友们的交流,似乎这已经是不约而同的共识、不言而喻的道理;甚至,在茶人之间,它是会心一笑的契认,是一种如鱼饮水、冷暖自知的难于言传的感受,颇有“此中人语,不足为外人道”的样势。

——其实,道也无妨,只要你不是“外人”。

——如何才不是外人?

——简单,吃茶去。

当然,这“吃茶去”并非赵州和尚禅语机锋的深奥玄虚,如世博园茶园前面大石头上赵朴初先生题写的那三字。只是说多喝这三种茶,自然体会这三种境界。这次第分别是:绿茶境界——乌龙茶境界——普洱茶境界。

其实,茶学专家们常常依茶的色泽把茶分为六大类:绿茶、红茶、青茶(乌龙茶)、黑茶、白茶、黄茶(这里且不探讨把普洱茶归在黑茶类是否很恰当)。一般而言,白茶黄茶喝的人较少,红茶主要是老外们喝的多,中国老百姓开门七件事,打头第一件的茶,在现在主要是指绿茶乌龙茶普洱茶三种。目前,这三种茶大有三分天下的势头。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。喝茶也有个人的习惯偏好,但如果你平心静气把三种茶都一一喝过,长时间地认真品味过,在境界上确实是有分别的。至于怎样的分别,这些年接触不少茶友,都依自己兴趣偏好不同而说法不同:

“绿茶如独奏,乌龙茶如室内乐,普洱茶如交响乐。”

一位古典音乐发烧友如是说;(评论:本人不搞音乐,弃权。)

“绿茶如水彩画,乌龙茶如水粉画,普洱茶如古典油画。”

一位创库画家如是说;(评论:本人虽然各种画都喜欢看看,但这对三种画只能是看看而已,并无心得;而真喜欢的却是国画,古人不消说,对当今画家尤其欣赏刘国松。可惜我没想过刘国松的画在这位茶人画家眼里算什么茶。)

“喝绿茶是为解渴,喝乌龙为休闲感觉,而喝普洱是高尚生活的感觉。”

一位住别墅的美女富婆如是说;(评论:喝前两种茶的体会,我很能理解;但说普洱茶的话我却不敢妄加判断,因为我知道她的说的高尚,八成就是高档时尚。)

“绿茶如二十岁左右翩翩少年,乌龙茶如三十岁稍过的文雅男士,普洱茶如四十左右阅历丰富而又宽厚平和的成功男人。”

一位在电视台做娱乐节目主持人的美眉如是说;(评论:本人并非巾帼娥眉,没有把茶与男人之间的关系多想。苏东坡诗“从来佳茗似佳人”,首开好茶比美女的先河。这方面我也有些想法,但不够成熟——保留。重要的是得感谢这位美眉,这次男人终于与好茶有份了。相信男士们没多大意见,且四十左右的同胞们应该高兴才是。)

“绿茶如春之清新,乌龙茶似秋之丰满,普洱茶却涵蕴四季之美。”

一位不大出名的诗人如是说。(评论:我不大喜欢他的诗,与其读他的诗,我宁愿与他喝酒。)

“绿茶如刚练武功,要求宝剑锋利;乌龙茶如武功深厚,喜欢重剑无锋;普洱茶如武功臻于化境,手中已不需要有形之剑。”

一位金庸迷如是说;(评论:本人也是武侠小说忠实读者,颇有同感。)

……这类五花八门的比喻多的是,就不一一罗唆。赵老朴初说:“空持百千偈,不如吃茶去。”今天周末,去翠湖边上,找个清爽茶室,古人道“不是闲人闲不得,闲人不是等闲人”——咱们却容易,“又得浮生半日闲”,多好。

——那,你点什么茶?

热点内容